欧盟委员会废除“首席科学顾问”一职

(akprussia/编译)昨天是欧洲科学界庆祝日。虽然登陆彗星的菲莱探测器前途未卜,但“罗塞塔”任务已经反映了整个欧洲科研界最高尚的理想:2000名来自欧空局(ESA)成员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竭尽所能探索新的知识。欧空局局长让-雅克·多尔丹(Jean-Jacques Dordain)将这天形容为“全世界的大日子”。

但就在欧洲科学界的目光都投向外太空时,欧盟委员会选择在罗塞塔登陆前夜,低调地确认他们废除了首席科学顾问(chief scientific adviser,CSA)一职。

安妮·格洛弗(Anne Glover)教授自2012年起担任欧盟首席科学顾问。昨晚,她在写给英国皇家学会主席保罗·纳斯爵士(Sir Paul Nurse)及其所有欧洲国家科学院同行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透露出了一个新闻。邮件写得很简单:

欧盟委员会昨天告知我,关于欧洲政策顾问局(Bureau of European Policy Advisers,BEPA)的所有决策都被废除了,首席科学顾问的职能也不复存在了。新的欧洲政治战略中心(EPSC)将‘取代’BEPA,但这个机构不具备首席科学顾问职能。

我不会对这个决定作评论,但我想说,我对过去不到三年时间里我们在资源非常少的情况下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有赖于你们的长期支持,以及我那些现在要去寻找新机会的优秀队友们的努力,才让这一切得以实现。

一月末我会离开欧盟委员会,希望后会有期。

致以最美好的祝愿
安妮

在这一决定公布之前,关于首席科学顾问去留的悬念已经持续了几个月。该职位于2012年创设,以响应号召欧洲加强科学咨询、基于证据制定政策的呼吁。

针对首席科学顾问这个职位,批评者和支持者们在最近几个月展开了一系列口水战。2014年7月,一个包括“绿色和平”(Greenpeace)组织在内的环保组织联盟,写信给当时即将上任的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呼吁他废除首席科学顾问一职。他们的信中写道:“首席科学顾问这个职位从根本上是有问题的,因为它把过多的影响力集中到了一个人身上。”

不久后,容克又收到一份由40个科学组织、733个个人联名支持首席科学顾问的回应,信中称“欧盟最高层所接触到的科学建议,其诚实性和独立性不应受到破坏,我们反对任何对其破坏的企图,这一点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后来又有许多科学、商业及公民社会组织给容克寄信,声援格洛弗,但绿色和平仍持以前的论调。

容克起初似乎只是想更新首席科学顾问的职能而已。在他给当时即将上任的科研与创新专员卡洛斯·梅达斯(Carlos Moedas)的任务指派信中,容克强调:“要确保欧盟委员会的提案和活动都是基于科学证据的。”但当巴罗佐委员会10月末卸任时,委员会对安妮·格洛弗的正式任命也结束了。她的职位成了鸡肋。格洛弗现在将作为一个非正式的委员会成员工作到1月,但是她不能再代表首席科学顾问公开发言,甚至可能不能参加12月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第二届欧洲科学顾问论坛——这个论坛还是她设立的。

欧盟委员会的发言人米娜·安德烈耶娃(Mina Andreeva)对《科学》杂志表示,“容克主席认为独立的科学建议是有益的,但是还没决定如何将这个功能制度化。”此前,首席科学顾问是基于欧洲政策顾问局创设的,但是顾问局已经被取消了。而它的后身,就像格洛佛的邮件里说的一样,不会包括首席科学顾问一职。尽管安妮·格洛弗已经重复提议,容克仍然拒绝与她会面来探讨欧盟科学建议的未来。如果新的委员会想要维护科学界的信心,这种态度就需要马上转变。

就像我的同事罗杰·小皮尔克(Roger Pielke Jr.)所说,首席科学顾问不是超级英雄,他们不能总是凭一己之力处理科学、政治与政策碰撞时产生的混乱。但只要有合适的支持、充足的资源和恰当的独立性及责任规范,首席科学顾问可以改变局面。

英国媒介中心就此事询问了一系列科学家的评论:

英国皇家学会主席保罗·纳斯爵士(Sir Paul Nurse)说:“欧盟委员会三年前才做出了加强科学建议的明智决定,但新委员会现在这个决策看上去是非常落后的一步。欧盟制定政策必须以科学建议为核 心,否则重要决定可能会过度受怀揣复杂动机的人影响。委员会如果有一个确保科学建议会被认真对待的合理计划,就要尽早将其公之于众,否则就鼓励了那些认为 委员会脱离现实、不愿听明谏的人。“

普通微生物学会主席奈杰尔•布朗(Nigel Brown)教授说:“对于废除首席科学顾问这件事,我感到很震惊。欧洲面临的许多重大挑战——气候变化、食品安全、人口老龄化、疾病控制,都需要在制定政策加入最高水平科学投入。现在这种目光短浅的行为是灾难性的。”

伦敦大学的科林·布莱克莫尔(Colin Blakemore)教授则表示:“这对于欧洲的科学、政策、政治和公众来说是悲伤的一天。”

欧洲科学界欠安妮·格洛弗一个大人情。自2012年上任以来,她克服重重障碍推进了很多事情。昨天在她向同事透露自己被削职的前几分钟,格洛弗还发了一条关于罗塞塔的推特。科学建议会在欧洲的未来中占据什么样的地位,我们拭目以待。(编辑:Calo)

文章题图:debatingeurope.eu

编译来源 The Guardian: Juncker axes Europe's chief scientific adviser 、 Science Media Centre Rapid Reaction: Expert reaction to news about abolition of post of CSA to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corporateeurope.org: NGO letter on chief scientific adviser

本文发表于 果壳网